行者無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葡萄牙人喜歡用白色的小石塊鋪城市的人行道。里斯本老城人行道的石塊,已被歲月磨成陳年骨牌。沿骨牌走去,是陡坡盤繞的山道,這樣的山道上居然還在行駛有軌電車。
  山道很窄,有軌電車幾乎從路邊民房的門口擦過,民房陳舊而簡陋,門開處伸出一頭,是一位老者,黑發黃膚,恰似中國早年的賬房先生,但細看并非中國人。
  骨牌鋪成的盤山道很滑,虧得那些電車沒有滑下來,陳舊的民房沒有滑下來。我們已經爬得氣喘吁吁,終于到了山頂,那里有一個巨大的古城堡,以圣喬治王子命名。
  古城堡氣勢雄偉,居高臨海,顯然是守扼要地。羅馬時代就在了,后來一再成為兵家必爭的目標。它最近一次輝煌紀錄,就是圣喬治王子一五八○年在這里領導抗擊西班牙入侵者。抗擊很英勇,在其他地方已經失守的情況下,這個城堡還固守了半年之久。
  一算年代,那時明代正在澳門筑墻限制島上的葡萄牙人活動,而葡萄牙人又已開始向中國政府繳納地租。當時中國并不衰弱,但與這些外國人打交道的中國地方官員完全不知道,葡萄牙人自己的國家主權已成為嚴重問題。
  我順著城堡的石梯上上下下,一次次鳥瞰著里斯本,心想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如果只從我們中國人的眼光看,葡萄牙人是有陰謀地一步步要吞食澳門,但是聯想到里斯本的歷史,就會知道他們未必如此從容。巨大的災難一次次降臨在他們頭上,有的來自自然,有的出于人為,只是中國地處遙遠,全然不知。
  你看,航海家達·伽馬發現了印度后返回里斯本才六年,葡萄牙人剛剛在享受發現東方的榮耀,一場大瘟疫籠罩了里斯本。他們在馬六甲的遠航船隊開始探詢中國的情報,但更焦急的是探詢遠方親友的安危。據我們現在知道的當時里斯本疫情,可知船隊成員探詢到的親友消息一定兇多吉少。
  疫情剛過不久,里斯本又發生大地震,第一次,正是他們的船隊要求停泊于澳門的時候;第二次,則是他們要求上岸搭棚暫住的五十年代。
  說得再近一點,十八世紀中期的里斯本更大的地震至今仍保持歐洲最大地震的紀錄,里斯本數萬個建筑只剩下幾千。就算他們在澳門問題上囂張起來的十九世紀,里斯本也更是一刻不寧。英國欺侮中國是后來的事,對葡萄牙的欺侮卻長久得多了,而法國又來插一腳,十九世紀初拿破侖攻入里斯本,葡萄牙王室整個兒逃到了巴西,此時這個航海國家留給世間的只是一個最可憐的逃難景象,處境遠比當時的中國朝廷狼狽。后來一再地發生資產階級革命,又一次次地陷于失敗,整個葡萄牙在外侮內亂中一步步衰竭。
  中國人哪里曉得眼前的“葡夷”身后發生了那么多災難,我們在為澳門的主權與他們磨擦,而他們自己卻一次次差點成了亡國奴,欲哭無淚。可能少數接近他們的中國官員會稍稍感到有點奇怪,為什么他們一會兒態度強蠻,一會兒又脆弱可憐;一會兒忙亂不堪,一會兒又在那里長吁短嘆……在信息遠未暢通的年代,遙遠的距離是一層厚厚的遮蓋。現在遮蓋揭開了,才發現遠年的賬本竟如此怪誕。怪誕中也包含著常理:給別人帶來麻煩的人,很可能正在承受著遠比別人嚴重的災難,但人們總習慣把麻煩的制造者看得過于強悍。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