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無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西班牙到處都是斗牛場,有的氣勢雄偉,有的古樸陳舊。我知道到了西班牙不看斗牛是一種遺憾,便幾次隨車隊去斗牛場,結果都大門緊閉,一片冷清,怎么按電鈴也沒有反應,只能看場外那些著名斗牛士的雕塑。后來終于在一個場子門口問到一位工作人員,他說斗牛期剛剛過去。
  我心中暗自慶幸,因為找到了不看的理由。
  當然知道許多杰出的藝術作品取材于斗牛,有些我深深佩服的作家如海明威,對斗牛還深有研究;當然也知道這種生死游戲有一種原始美感,這種血腥舞蹈最能表現男性的風姿,但無論如何,我不喜歡斗牛。
  萬千動物中,牛從來不與人為敵,還勤勤懇懇地提供了最徹底的服務。在烈日炎炎的田疇中,揮汗如雨的農夫最怕正視耕牛的眼神,無限的委屈在那里忽閃成無限的馴服。不管是農業文明還是畜牧文明,人類都無法離開牛的勞苦,牛的陪伴,牛的侍候。牛累了多少年,直到最后還被人吃掉,這大概是世間最不公平的事。記得兒時在鄉間看殺牛,牛被捆綁后默默地流出大滴的眼淚,而這流淚的大眼睛我們平日又早就熟悉,于是一群孩子大喊大叫,挺身去阻攔殺牛人的手。當然最終被阻攔的不是殺牛人而是孩子,來阻攔的大人并不叱罵,也都在輕輕搖頭。
  長大了知道世間本有太多的殘酷事,集中再多的善良也管不完人類自己,一時還輪不到牛。然而即便心腸已經變得那么硬也無法面對斗牛,因為它分明把人類平日眼開眼閉的忘恩負義,演變成了血淋淋的享受。
  從驅使多年到一朝割食,便是眼開眼閉的忘恩負義,這且罷了,卻又偏偏去激怒它、刺痛它、煽惑它,極力營造殺死它的借口。一切惡性場面都是誰設計、誰布置、誰安排的?牛知道什么,卻要把生死搏斗的起因推到它頭上,至少偽裝成兩邊都有責任,似乎是瘋狂的牛角逼得斗牛士不得不下手。
  人的智力高,牛又不會申辯,在這種先天的不公平中即使產生了英雄也不會是人,只能是牛。但是人卻殺害了它還冒充英雄,世間英雄真該為此而提袖遮羞。
  再退一步,殺就殺了吧,卻又聚集起那么多人起哄,用陣陣呼喊來掩蓋血腥陰謀。
  有人辯解,說這是一種剝除了道義邏輯的生命力比賽,不該苛求。
  要比賽生命力為什么不去找更為雄健的獅子老虎?專門與牛過不去,只因它特別忠厚。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