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無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從羅馬向東,路邊有許多灰褐色的高墻,圍住了一座座巨大的宅院。墻邊木門緊閉,好像千百年來未曾開過。
  高墻沒有坍塌,卻已頹弛,剝落嚴重。磚石間虬出的枯藤,木門上貼滿的干苔,使整個院子成了一個龐大的遠年文物。
  里邊還會有人住嗎?
  邵文光先生告訴我,歐洲多怪事,有時偶爾遇到一個衣著隨便的先生,談得投機,成了朋友,幾度交往后被邀請到他家坐坐,誰知一到他家大吃一驚,不由得睜大眼睛重新打量他起來,原來他擁有整整一座十八世紀的古典莊園!我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先生,因此一路觀察著每個門庭,看到稍稍整齊一點的,便猜測會是一位什么樣的先生還住在里邊。
  但我知道,所謂“稍稍整齊一點”的感覺往往出錯。在歐洲,對于古代的遺跡大多不作外部修繕,而只是暗中加固。因此,那種看似危險的頹弛,可能早已無虞。
  果然,一路上那么多門,倒是最破敗的那一扇,開了。
  原以為那門老得無法關合,漏了一道光,后來那道光漸漸加寬,才知道是認真的開門。
  我們正想看看門內的廢苑景象,誰知一輛最時髦的焦黃色加長敞篷跑車,從里邊開了出來。
  這樣的反差讓我們目瞪口呆,更何況車上坐著兩位典型的意大利美女。
  跑車輕輕地拐到街道上在我們的前方悠然馳去,我們的車隊跟在它的后面。很快跑車駛上了山路,兩位美女長長的金發忽忽飄起,太像兩簇舞動的火焰。
  焦黃的跑車托著金發的火焰變成了一具通體透亮的火炬,像是執意要點燃亞平寧山脈。但是一路行去青山漠然,巖石漠然,樹叢漠然,跑車生氣似地躥上了盤山公路。金發終于飄到了云底,那就不妨再次努力,去把棉絮般的白云點燃。
  正巧這時黃昏降臨,白云底緣一溜金光,它真的被點著了。
  于是,整個亞平寧山脈一片燦爛。
  我想,果然不能小看了歐洲破舊的院落,似病似死間,也可能豁然洞開,驚鴻一瞥,執掌起滿天晚霞。
  霞光下,再也分不清何是古代,何是現代,何是破敗,何是美艷,何是人間,何是自然。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