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冷長河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 這實在像一則寓言,但居然是真的。
  從天津到山海關鐵路上的一四二號大橋,是一座既有歷史價值,又保持著現實功能的備用鐵路大橋,一九九四年八月的一天,一大群人開著大吊車、舉著氣割機前來拆卸,一派熱氣騰騰的施工景象。人多力量大,沒過多久,第三孔右側橫梁已經拆落在地。
  這天正好有一位管鐵路的干部乘汽車經過這里,偶然看到這個拆卸現場心里有點納悶:這等大事我怎么一點不知道?打電話到單位一問,別人也茫然不知。于是派人去追查,追查結果讓人瞠目結舌,一個無業游民已經以大無畏的主人翁氣概,把這座鐵路大橋當作廢鋼鐵賣掉了!
  這個無業游民,在百無聊賴中想賺點錢用用,聽說國內鋼材走俏,就到處找鋼材,一不小心看到了這座鐵路大橋。要打這么大的主意簡直難于上青天,但他眼珠一轉卻看到了一條可鉆的縫隙。簡單說來,他找到一家與法院有瓜葛的小公司,又找到一家與鐵路局有瓜葛的小公司,都對兩邊說,對方要拆賣一座報廢的鐵路大橋,尋求合作,報酬可觀。兩方都被對方公司的背景所迷惑,深信不疑,出具證明,加蓋公章,而游走其間的指揮者就是這個無業游民。
  本來,他是想多少騙到一點預付的鋼材款就溜之大吉的,根本沒想過真的去拆橋。然而在這一點上他失算了,大家都在等鋼材,理所當然地快速向大橋撲去。這個騙子被捕后在審問時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警察問他為什么笑,他說:“真沒想到那伙傻子居然真去把橋拆了!”
  我想,當警察走后,他在拘留室里也許還會把自己嘲笑一通:“真沒想到這個傻子鬧了半天連一分錢也沒騙到!”
  人們容易發現一目了然的小偷小盜,而對于一個分解開來的巨大騙局,卻很難在各個局部上發現,反而會在實利的誘惑下八方用力,把荒唐推向更大的荒唐。
  利用這種心理防范的盲區,連雞鳴狗盜之徒也能做成一兩件大事。
  歷史上,任何小人成事,都有一個秘訣:絕不把事情的原始整體和自身的人格整體明確對峙,而是故意地零敲碎打、多層分解,分解得越零碎、越復雜,就越能遮人耳目,因為正是這種分解,使人們失去了統觀全局的可能,因此也失去了辨別真相的可能。
  只有防止被分解,才能防止被盜賣。明乎此,就是明白人。明白人最強調的只有一點:整體,整體!這也是他們戰勝雞鳴狗盜之徒的武器。然而,可悲的是,這樣的明白人永遠太少。因而不能不擔心:實實在在的一座鐵路大橋尚且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差一點被拆賣掉,那么,其它許多隱蔽乃至無形的文明成果,會怎么樣呢?說不定我們大家都會把拆卸現場當作景觀欣賞,欣賞那些吊車、氣割機和如蟻的人群,有誰會產生懷疑呢?
  當然,我最關心的是精神橋梁。精神橋梁若要被盜賣,也一定有人首先不把它看成是橋梁整體,而看成是一段段鋼材的組接,一個個銹斑的匯聚,然后把它拆卸開來。因此,當有人拿著卷尺對它的每一個細部東量西量的時候,當有人鋸下某段鋼材遠看近看、聲言要去做化學鑒定的時候,當有人借口要清除橋身上的污垢、開動風鉆的時候,我們就要打鑼鳴號,并大聲吶喊:“這是橋梁,這是一座完整的橋梁!鄉親們,快來,有人要拆橋!”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