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筆記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秋雨按:拙文《歷史的暗角》發表后,祖國大陸、臺灣和美國的報刊多方轉載,產生了一些有趣的反應。上海《文匯報》的編者曾給我看過著名作家張賢亮先生推薦拙文的一篇長文,張先生談了對小人問題的一系列精彩看法后認為,我對于如何對付小人,態度還嫌消極。他認為,小人做盡壞事,但在今天卻難于剝奪我們的生存權,而只要我們的生存權未被剝權,我閃就應該聯合起來與他們斗,萬不可退讓躲避。剛讀完張賢亮先生的文章,我又在《文匯讀書周報》上讀到了衛建民先生的《談“小人”》,他的意見正恰與張賢亮先生相反,認為對小人完全不必理會,應該沉默以對。兩位先生的意見其實都很有道理,這是兩種不必統一的道理。我至今在這兩種意見中徘徊,估計還會長期徘徊下去。對于一切最覺的社會歷史命題,深刻的答案往往是處于徘徊狀態的。如果答案簡單,它就早已解決,不可能常見了。
  讀了他們的文章我也產生了一些補充意見。我覺得人們常常習慣于把那些對自己提出了不恰當批評的人看作小人,這其實是不對的。在很多時候,即便那些給我們帶來毀損和災難的人也未必是小人,因此,需要把對毀損的態度和對小人的態度分開來說。毀損是一種特殊事件,小人是一種恒久存在。毀損針對個人,小人茶毒社會。因此,毀損不必糾纏,而小人有待研究。
  研究小人是為了看清小人,給他們定位,以免他們繼續頻頻地騷擾我們的視線。爭吵使他們加重,研究使他們失重,逐步讓他們處于低位狀態、邊緣狀態、贅余狀態。雖然小人尚未定義,但我看到一個與小人有關的定義,一個關于時代的定義。一個美國學者說,所謂偉大的時候,也就是大家都不把小人放在眼里的時代。這個定義十分精彩。小人總有,他們的地位與時代的價值成反比。小人若能在一定的精神氣壓下被低位安頓,這個時代就已經在問鼎偉大。大家都不把小人放在眼里的意思,與衛建民先生的想法很接近。
  另外,我覺得即便是真的小人也應該受到關愛,我們要鄙棄的只不過是他們的生態和心態。
  張賢亮先生的文章一時找不到,且附衛建民先生的文章供讀者參考。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