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博克拉的風景之美使我很難靜心寫作,老是東看西看,直到夜間才安定。昨夜我干脆滅了燈,點燃桌上的蠟燭寫作。想到這是在雪山下的一間山.屋里,真覺得奢侈。今天清晨,我獨自早起,過河去看被旭日染紅的雪山頂端。拉筏工人雙手拉起在河水里浸了一夜的冰冷繩索,對我說:“你真幸運,雪山被云罩了五天,今天才露臉。”
雪峰下萬籟俱寂,我還在延續昨天的思考,尋找著幾大古代文明衰落的原因。
我想,人類的古文明除了被遠征的馬隊拖垮、被野蠻的戰火焚毀、被無序的亂腳踩踏、被紛爭的怒氣掩埋外,還有不少導致衰落的自身原因,例如迷昧和保守。
文明需要鉆研,因此又極容易鉆牛角尖;文明需要自重,因此又極容易打湘;文明需要傳播,因此又極容易夸張―這一切都會導致迷昧,而種種小迷昧如果膨脹成大迷昧,則又成了自我毀損的災難。這種情況最集中地體現在宗教狂熱上,我們一路上感受極深。
大凡高層文明總以理性為基石,包括宗教在內。例如我們最近逐一拜訪的釋逸牟尼山洞苦修、樹下悟道、開壇講學的一系列遺跡中,就看不到迷信和偏激的痕跡。其他宗教在創始期大多也清朗可鑒,但時間一長,信徒一多,很容易失去精神之度,漸漸在內外爭逐中發生蛻變,在編制神話、排斥異端、約束行為、解釋教義等方面走向極端。甚至還會發動宗教戰爭,釀成人間慘劇。有時在同一個宗教內部,也血流成河。
回想人類歷史上有多少尸橫遍野的場面與宗教戰爭有關?這實在是與宗教創立者的慈善原則完全背道而馳了。宗教戰爭是州種精神掃蕩,專選別人的文明動刀。為此,連印度靠宗教征服而掌權的莫臥兒王朝統治者阿克拔大帝都天真地企望各派宗教聯合互融成一個新的宗教。他沒有做到,遺憾的是,我們走了這一路,目睹宗教紛爭仍是當今世界的一大麻煩,而到下個世紀也苛良難樂觀。有些宗教還滋生出另一種惡果,那就是無視正常的生命價值、生活質量和社會進步,使大量的人群只考慮生前和死后的事,把現實人生過得一塌期涂,不忍卒睹。在北非和西亞的一些地區,尤其是在南亞,那些龐大的極度貧困群體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像我們曾經見過的貧困,而是表現出一種漠然于教化和勸諭的故意。這顯然已經不全是經濟、政治原因,而與長期的宗教誤導有關了。這已經一再地造成自己民族的文明衰弱,而且還會繼續毀損其他文明。
我這么說,一點也不影響自己對人類歷史上』嚇些崇高的宗教精神的尊敬和虔誠。這些宗教精神曾開掘和維持了.人類的高貴內質,協調了人與宇宙的和諧關系,并創造了燦爛的藝術天地,永遠是人類文明的瑰寶。
中華文明缺少崇高的宗教精神,這是事實,卻也因此避免了宗教迷昧的全方位侵害。中國文化自古至今都“重實際而默玄想”,從內容到形態都誠實人世、經世致.用,不怎么追求彼岸世界的縹緲圖像,因而也擺脫了離開此岸世界后淹沒在水中的危險。
中國以虛懷若谷的態度接受了佛教,但在古代一般掃-人中,往往是立足儒學,兼信佛道,而且對佛教也作了靠近親情倫理的改造。這樣一來,這種宗教信仰也就緊貼著現實生活又時時受到現實生活的檢驗了,不大可能再陷人整體性迷昧。
中國古代對各種宗教的彈性態度,一定會引起不少“原教旨主義者”的否定。但是現在大家看到了,制造那么多人類災難的,恰恰就是他們。毀壞多種文明包括宗教的,也恰恰是他們。
文明衰落的另一個自身原因,是保守。
文明越偉大,就越有理由保守,但保守是違背文明本性的。
文明的本性是什么?在我看來是建立一種維護創造的秩序。保守留下了秩序,丟掉了創造。
這種情況往往無可避免,因為多數古代文明的發達都與專制君主的支持有關,不管是擠寸內的政治需要還提歲寸外的征戰需要和自衛需要,都會導致文化的保守形態。兩河的巴比倫文明和埃及的法老文明延續很長時間卻不大有變化,便是例證。
一種在輝煌時期都缺少變化的文明,怎么能在以后正常發展呢?當主體文明不再具有創造力。那么,只要特殊的保護因素一旦失去,就必然會讓位于低層文明、原始文明,就像印度在戒日王之后便出現了佛教漸漸讓位于印度教的勢頭。
相反的例子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雖然不以希臘為中心,卻雄辯證明了像希臘文明這樣的古代文明,一旦擺脫保守的陰影,賦予新的創造活力,將會產生何等壯關的結果,可惜這樣的復興沒有在其他幾個文明中出現。這中間,許多文明的捍衛者往往成為這種文明的葬送者。埃及的那些祭司,印度的那些僧侶,甚至包括前面所說的原教旨主義者,都是這樣的角色。
一種既往文明不管曾經多么偉大,進人不同的時間過程和接受群體之后,必須尋找自己新的生命支點。在這一點上,幾大文明似乎都缺少彈性。兩河文明只針對當時實用,彈性很小自可想象;埃及文明如果不說淪喪也只能說是處于一種封存狀態;印度文明則在早已失去創造力的情況下被隔代耗用,連封存原樣的可能也沒有了。中華文明的基本面也是相當保守的,這使它一再地產生危機。但是,它又隱藏著一種內在彈性,使保守不至于抵達脆折的程度。
這種內在彈性就是“和而不同”的包容精神和“中庸之道,’的平衡原則。這種精神和原則,既避免了排他又避免了極端,使中華文明一再從危機中脫身而出。在中國文化領域,從古到今都產生了大量態度極端的保守主義者,但事實證明,這些人總是遲早因極端態度而被人們遺棄,結果連同他們的保守主義也很難長久成氣候,這一點與不少人另寸中華文明的解釋很不一樣。中華文明常常既使創新者頭疼,也使保守者頭疼,這種有趣狀態中也埋藏著它歷久不衰的另一個原因。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