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拉合爾向東不遠就是印度。現在巴基斯坦和印度正在進行著嚴重的軍事對峙,兩國一次次進行核試驗,讓全世界都捏一把汗,那么,它們的邊界會是科一么樣的呢?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的好奇,誰料面對的是真正的天下奇觀。
我們在靠近邊界的時候就漸漸覺得有點不對,剛剛還是塵土飛揚、攤販凌亂,怎么突然整潔到這個程度?完全像進入了一個講究的國家公園,繁花佳樹、噴泉草坪,而通向邊境的那條路也越來越平整光鮮。
終于到了邊境,崗哨林立,大門重重,我們被阻攔,只能站在草坪上看。看什么呢?說過一個小時,有一個降旗儀式。我們一看時間是下午三時一刻,那就等吧,拍攝一點邊境線上降旗的鏡頭,可能有點意思。
這時才發現,邊境有三道門。靠這邊一個紅門,屬于巴基斯坦;靠那邊一個白門,屬于印度;在紅門和白門中間有一個黃門,造得很講究,是兩國共用之門。共用之門的左右門柱上各插一面國旗,左邊是巴基斯坦國旗,右邊是印度國旗,一樣高低,一樣大小。三道門都是鏤空的,一眼看過去,印度一邊也是繁花佳樹、噴泉草坪,一樣漂亮。
想來兩方都是要作國家形象的近距離對比,只要對方做了什么,另一方一定追趕,直到扣個平手才安定。兩方軍人,都是一米九以上的高個子年輕人。巴方黑袍黑褲,上身套一件羊毛黑套衫,系一副紅腰帶,一條紅頭巾,紅黑相間,甚是醒目;印方黃軍裝、白長襪,頭頂有高聳的雞冠帽,比巴方更鮮亮一點。
正當我們打量兩方軍人的時候,發現身邊已經聚合了一批批學生和市民,他們好像也是來又賒看降旗儀式的。令人驚訝的是,印方那邊也聚合了,人數與構成也基本相同。
四時一刻,一聲響亮而悠長的口令聲響起。似有回聲,仔細一聽,原來是印方也在喊口令,一樣的響亮,一樣的調門。他們是敵國,當然不會商量過這些細節,只是每天比來比去,誰也不想愉于誰,結果比出來州個分毫不差。
口令聲響起的地方離我們所在的國門邊還有一點距離,那里降旗的禮儀部隊在集合,集合完之后便正步向這里走來。由于印巴雙方要同時走到那個共用之門,因此正步走的距離也必須一樣。更重要的是姿勢,步步都關及國威,不能有絲毫馬虎。兩邊土兵都走得一樣夸張,一樣有力,一樣虎虎有生氣。
每一步都傳來歡呼,到這時刁知道,那些學生和市民不是自己來參觀,而是組織來歡呼的。印度那邊也是一樣,軍人比賽帶出了民眾比賽。我們站得比較前面,身邊全是擁擠的市民。
儀仗隊已經正步走到我們跟前,突然停下,為首的那個士兵用大幅度的動作向一個中年軍官敬禮,我估計是表明準備已經就緒,等待指示。中年軍官表情矜持,猛然轉身,跑幾步,到一個年輕的娃娃臉軍官面前,向他敬禮請示,原來這個娃娃臉軍官級別更高。
突然想起,這個娃娃臉軍官在儀式開始前就有過暗示自己身份的表現,他來到后,走到我們一排人中站得塌沙卜面的高個兒駕駛員李兆波前,伸手緊握,并且講了長長一篇話。他以為李兆波站在第一個,一定是我們一行的首領。
兆波也滿臉笑容,與他長時間地握手、寒暄,遠遠一看真是相見恨晚、敘談甚歡。但我已經聽見,娃娃臉軍官說的是我們誰也不懂的本地烏都語,而兆波則用外交家的風度在說山東話:“俺聽不明白,俺哪里知道你在嘀咕些什么?”
他走后兆波還問我;“他在說什么?”我立即翻譯:“他說,不知道您老人家光臨敝國,有空到寒舍坐坐,禮物不必帶得太多。”當時大家都笑了一通,哪知他長著個娃娃臉卻官職不小,統領著國門警衛。
我們正對他另眼相看,沒想到怪事沖我來了。娃娃臉軍官接受中年軍官的敬豐L和請示后,轉來轉去玩了一些復雜動作,然后向我邁進幾步,居然畢恭畢敬地向我敬禮、請示了!
我一陣慌張,不知怎么辦,左右扭頭,才發現在我身后,有一個穿藍色舊西裝的矮個子年輕人,擠在眾人中間,向娃娃臉軍官點了點頭。唉,這才是這兒真正的首腦。他發現我們都在注意他.靦腆地一笑,又埋沒在人群中了。
娃娃臉軍官獲簇材比準降旗的指令后,儀式進人高潮。抬頭看去,印度方面也同樣上勁了。
這邊儀仗隊中走出一個士兵,用中國戲曲走圓場的方式在這國境大道上轉圈,速度之快可以用“草上飛”三字來形容。轉完,回隊,就有一個士兵用極其夸張的腳步向邊境大門走去。
夸張到什么程度?他曲腿邁步時膝蓋抵達胸口,邁幾步又甩腿,一甩把腳踢過了頭頂。更驚人的是每步落地時的重量,簡直是咬牙切齒地要把皮鞋當場踩碎,把自己的關節當場跺斷。
用這樣的步伐向印度走去,像是非把印度踏平了不可。對方也出一個士兵,腳步之重也像要把巴基斯坦踏平踩扁。
兩人終于越走越近。目光中怒火萬丈,各不相讓,這倒讓我們緊張了一會兒,因為從架勢看兩人都要把對方圖圈吃了。
但是,就在他們肢體相接的一剎那,兩人手腳的間距不到半寸,突然轉向,各自朝自己的國旗走去,讓我們松了一口氣。
一個在國旗下剛站定,儀仗隊中走出第二個士兵,完全重復第一個的動作,要把皮鞋踩碎,要把關節跺斷,要把敵國踏平,要把對方吃了,然后又在半寸之地突然轉身……這時我們就不緊張了,攝影師袁白扛著攝像移U忍俊不禁,而我則改不了看IR戲的習慣,每當他們憋一次勁就脫口叫一聲好。兩邊的氣氛是那么莊嚴,只有我們這批中國人一直強掩著嘴.怕笑出聲來。
好,現在一邊五個站滿了,彼此又挺胸收腹地狠狠跺了一陣腳,然后各有一名士兵拿出一支小號吹了起來。令人費解的是居然是同一個曲子,連忙拉人來問,說是降旗曲。
兩面國旗跟著曲子順斜線下降,余攤戈的底部交匯在一起。兩邊的儀仗隊取回自己的國旗,捧持著正步走回營房。眶哪一聲,國門關了。
看完這個儀式回旅館,路上有朋友問我有何感想,我說:對抗之中完全趨同,就像親密之中暗暗敵對,很值得玩味。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