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今天驚心動魄。
昨天半夜到奎達才知道,這里去伊斯蘭堡還非常遙遠。
沒有直路,只得到南方去繞,今夜最快也得在木爾坦(Mult陰)宿夜。
但是,不管從地圖上看還是向當地人打聽,繞道到木爾坦有九百多公里!
開出去不久就明白糟了,這是什么路呀,九百多公里開十六個小時都是快的。
高低不平的泥路使我們擔優,但最驚人的還是路邊的景象。到處都是灰土,連每棵樹乍一看都像是用泥土雕出。樹下是堆積如山的垃圾,垃圾上站著無數雙赤腳。這兒的人似乎都不大喜歡洗臉理發,更逞論洗衣,因此也像是用泥土雕出。
今天不是星期天,但孩了河門都站在這里。有幾個在賣一塊塊的面食,面食上有綠點,那是豆角,有紅點,那是顏色,但更多的是黑點,那是蒼蠅。
房子全是泥磚,用石灰刷一下便是奢侈,而這些奢侈現在也均已脫落。
有人說這里的老百姓極端貧困,卻有少數權勢者因受賄而暴富。但是這些富人在哪里造了房?我們一小時一小時地走了那么遠,怎么沒有見到稍稍像點樣的一間房子?我知道,我們已經行進在歷史悠久并以富庶著稱的印度河流域。印度河流域怎么可能這樣?
我不斷在心里警告自己:千萬不要以偏概全,更不要以別處景象作不公平的比較。于是暫不作為結論,只是讓車不斷往前開,以便讓景觀盡可能充分地展開。有時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便把車停下來細看,再與各位同伴交換意見。
最后,當我發現已經在這個地區整整行駛了一千五百多公里,就不能不作出判斷:不管我們尚未抵達的這個國家的首都如何漂亮,遼闊的印度河平原的極大部分,無可掩飾地呈現出一種最驚人的整體性貧困。
對于貧困我并不陌生,中國西北和西南最貧困的地區我也曾一再深人。侄叨腸種貧困,至少有辛勤的身影、奮斗的意圖、管理的痕跡、救助的信號,但這一切在這里很難發現。因此,驚.人的不是貧困本身。
我們從伊拉克和伊朗過來,對比之下這里非常自由。自由得沒有基本的多5疊規則和衛生規范,自由得可以在大路邊作任何搭建,自由得有那么多人在.無事閑逛。我們已經在這“國道”邊看到五六十個小鎮了吧,所有鎮子的道路旁永遠站滿了大量蓬頭垢臉的人,互相看來看去。從小孩、青年、壯年到老年,好像互相要看一輩子,真不知他們靠什么獲得食品。
在這里我可斷言,一路上感到的最滲痛景象,不是石柱的斷殘、城堡的倒塌、古都的湮滅,而是在文明古國的千里沃野上,刀儀些不上學的孩子咐1的赤腳,密如森林。已有充分的考古材料證明,印度河文明在公元前三千年,即距今五千年前已經高度發達。發達到什么程度?光從莫亨朱達羅(MohenjoDaro)出土的建筑遺跡看,不僅宏偉而且堅固,設計精致而科學,很多私.人住宅已有優良的浴室,而城市里的打脈系統讓今天的專家也由衷稱贊。這種文明還傳播到兩河流域,在那里挖掘到的四千三百多年前的遺址里,有印度河文明的不少器物。
我們知道早在三千五百年前印度河文明已經退出歷史舞臺,把地位讓給了人類的其他幾個古文明,但這個地方會衰敗到這個樣子,卻是以前怎么也沒有想到的。以前我們完全不知道實際情況,卻習慣于用公式化的理論作出統一的解釋,譬如解釋衰敗的原因總說是受到了外族的侵略和掠奪。如果這種解釋成立,那也已經過去了很州是久。這個國家自治已有五十三年,完全獨立也已有四一t一四年,作為一個農業國,土地沒有被奪走,河流沒有被奪走,氣候沒有被奪走,西方文明還為它留下了世界矚目的自流灌溉系統,振興和自強的機會,可以說年年月月淵阿良充分,但都失去了。
就近期原因而言,可能是由于陷人了與鄰國的軍備競賽,可能是由于走馬燈般的政局更迭,可能是由于舉世聞名的官場腐敗??一不管是什么,都需要有一次文明意義上的反省。文明的淪落,原因之一是失去了反省功能。剛剛想了一下又上路了。一路行去,真可以說是步履維艱。如果發現有一小段遠年的瀝青路,各車的司機就在對講機里歡呼起來,但歡呼聲立即噎住在狂烈的顛簸中。按照新來的節目主持人孟廣美小姐的說法,五臟六腑全顛在一起了。
轉眼瀝青路結束,車窗前立即蒙上一片黃塵,像是突然下墜于黃海深處,怎么也泅不出來了。
路上的車不少,都強光照射,開得野蠻,橫沖直撞,不顧一切地搶占著極狹的路面。我們的對講機里不斷傳來第一、第二輛車發出的一個個普報:“三輛嚴重超載的手扶拖拉機從右邊沖過來了‘一頭駱駝!三輛驢車!”“兩條牛橫在路口!”……
一算,已經開了整整十六個小時,木爾坦還不知道在哪里。司機們開始想罵人了,但剛剛罵出半句又拿起了對講機,說:“此時此刻,大家干萬不要浮躁,不要浮躁!”
沿途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購買食品,大家都已十幾個小時沒有任何東西下肚了。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