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終于離開伊拉克了。
粗粗一想會覺得伊拉克之行令人失望,原先滿懷憧憬的巴比倫遺跡尚且已經被糟踐成一個低劣的現代模型,更不必說其他了。但時間一長又覺得不能一概而論。例如昨天晚上我們被一位老人帶到一個神秘的地方,從小街刁、門進人,順階梯往下走,抬頭一看,是一個近似中世紀古城堡的昏暗所在,巨大而恐怖,卻坐滿了人。中間有瘋狂的樂隊和歌手,唱著凄楚而亢奮的阿拉伯歌曲,四邊很多狹小的洞窟式小間里擺滿各個時期的文物供.人選購,中廳也可用餐。
我高一腳低一腳在角落里探看,過來一個中年男子,用英語對我說:“你應該到樓上去看看。”淚旬頂著他的指點摸到樓梯,又小,又陡,又暗,真有點提心吊膽。樓上更是中世紀,看到很多洞窟卻沒有人,燈光全是底樓泛上來的,嚇得趕緊下樓,像做夢一般地與同伴一起割烤全羊、喝石榴汁。
這時我想,在白天單調的大街上,怎么想得到會岔出一條小街,小街里邊又隱藏著這么一個令人發休的大空問?
伊拉克的社會結構也會是這樣的吧,各種各樣夜間的歌聲,地下的通道,隔代的收藏,奇怪的熱鬧,一定也都以自己的方式深潛著,誰也不敢說看透了這個地方。
今后中國人會以什么方式出現在這個地方,也有多種可能。日前訓倒中國商船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經停泊在幼發拉底河河口,我特地到那個河口去了,一個先進的灌溉發電系統,正好是中國建造的,由于戰爭而朱能付款,幾億美元的債,留幾個人守著。有一天一對年輕的中國夫妻在街上攔住了我們的車隊,熱情邀請我們到他們家吃飯,他們是被另外一家公司派來‘守債”的。等國際制裁解除之后,對于伊拉克石油資源的竟爭,很多中國公司不想袖手旁觀。因此,說不定哪一天,會有不少中國人出現在巴格達街頭。
但今大,我們還是為離開而高興。因為這意味著我們被封存的手機可以發還,海事衛星可以堂而皇之地開通,也意味著終于可以擺脫天天千百遍映現在眼前的同一個人的相片,擺脫車前車后無數乞討的小手。只是幾位女士有點發愁,因為我們即將進人的伊朗對女人在公共場所遮蓋頭臉的要求,比伊拉克嚴格得多,而我們這幾位女子,恰恰必須在公共場所拋頭露面地工作。
我們行駛在從巴格達去伊朗的沙漠公路上,心里明白,這里在兩伊戰爭中是激烈的戰場。戰爭已經結束,但戒備依然森嚴。八年的兩伊戰爭兩方面都損失慘重,僅伊拉克,隨意看到一個紀念碑就悼念五萬烈士,這樣的紀念碑全國有幾個?全國的總人口又是多少?
邊關到了。兩伊的邊關之間倒沒有什么隔離帶,這與我們從約旦到伊拉克的那段路有很大的差別。兩國邊關都豎起一幅巨大的元首像,作為國家標志,居高臨下地注視著對方的土地。由于都想“寸土必爭,,,因此兩幅畫像靠得很近,變成了四目相對。
這個情景很有趣味。一個是白色的大胡子,一個是黑色的小胡子,兩人都不笑,光靠眼晴做文章,一動不動地瞪著對方。全世界都看著他們打了很多年架,沒想到他們在這里臉貼臉地親近著。從黃昏到月夜,這兒不會有其他.人跡,氣溫又低,只有這兩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誰吐口熱氣都呵得著對方。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