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終于獲準可以進人伊拉克了。
從安曼到巴格達的距離是一千多公里,行車之苦難于想象,但大家明白,更麻煩的是進關。
很多讓人驚慌的勸說這幾天不絕于耳,我們橫下一條心,即使遇到再惱.火的事情也不露出絲毫不耐煩的神色。設想著打開每一個箱子,撕破每一個包裝,任何物件都被反復搓捏,任何細節都被反復盤問,而我們始終微笑以對的有趣情景。心想,到了別人的地界還有什么脾氣,何況我們是自己找來的,忍一忍、熬一熬,沒有過不去的事。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我們遭遇的嚴重性遠遠超過一切預計-一暫且按下不表吧,本日記在海內外很多報紙同步發表,不能給全隊這些天的活動帶來麻煩,我想廣大讀者是能理解的。
在邊防站的鐵絲網前,我實在看不懂眼下發生的一切,只能抬起頭來看天。今天早晨我們四時出發,在約旦境內看到太陽從沙海里升起,看著它漸漸輝耀于頭頂,又在我們的百無聊賴中移向西邊,終于,在滿天凄艷的血.紅中沉落于沙淇。就在這一刻,我懷然心動,覺得這凄艷的血紅,一定是這片土地最穩固的遺留。
一次次輝煌和一次次敗落,都有這個背景,都有像我一般的荒漠佇立者。他們眼中看到的,是晚霞中的萬千金頂,還是夕陽下的尸橫遍野?
我今天沒有看到這一些,只看到在骯臟和瑣碎中,不把時間當時間,不把尊嚴當尊嚴。想想也是,這片最古老的土地,說起四五百年就像在說一瞬間,對于建助玫尊卑,早已疲鈍得不值一談。
直到黑夜,才勉強同意進關。這時,我們面臨的是六百公里的沙摸,惟一的一條公路就是國際間非常著名的“死亡公路”。不知有多少可怕的車禍在這條公路上發生,據說不止一國的大使都是由此而結束生命。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餓著肚子拼命趕路。
早已打聽明白,沿途除了一個加油站之外,其他什么也沒有,而劫匪卻經常在這一帶出沒。路上有一輛神秘的小車緊隨我們的車隊,我們J決它也快,我們慢它也慢,我們故意停在一邊讓它超車它又不超,這在此地可算是一個險情,不管是苦是匪都十分麻煩。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它沒有任何行動,車隊終于在凌晨趕到了巴格達。
這是一個有著寬闊街道的破舊城市,遺憾的是并非古代的破舊。好像是一個本來就不考究的現代東西,在煙熏火燎中被擱置了二十年。路上沒有人,亮著很多日光燈,卻沒有從屋子窗口泛出的燈光。也許是因為我們到得太晚,或太早。
就在這種無可言喻的沉寂中,眼前出現了一條灰亮的大河。
自從我們告別尼羅河之后,再也沒有見到如此平靜又充沛的河。底格里斯河!我們終于醒悟,一切小學地理課本的開頭都是它,全人類文明的母親河。我軒輕叫一聲:您早,我的大河!
我們走那么遠的路,都在尋找。在西方文明的搖籃希臘,我們看到了希臘受埃及滋養的明顯證據,為此,還特地到了滋養的中轉地克里特島。然后我們追根溯源來到埃及.但在一次次驚嘆后也越來越明白,埃及不是起點。現在,世界學術界已不懷疑,滋養埃及的是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而美索不達米亞(Mesopo加nia)的含義就是兩河平原。考古學者們一次次發現,又引矣及的古代語言追索越早,就越接近于兩河文明。兩河,從公元前一千年再往前推,至少有三千年左右的時間,一直是早期人類文明的一個重心。
兩河,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如此緊密地靠在一起,幾乎大半個世界都接受過它們的文明浸潤,因此各種語言都無數遍地重復著這兩個并不太好讀的名字。我現在終于看到了,在一個死寂的凌晨,在一種難以言表的徹骨疲憊中,在完全不知明天遭遇的惶恐里。
但是,一旦看到,一切都變了。謝謝您,我的大河。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