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原想直奔耶路撒冷,無奈視線又受到干擾。四周仍是茫茫沙漠,但與別處不同的是,每隔幾百米就有一個藍色的小鐵絲網,里邊有一個水龍頭。再往前,一個個塑料棚多起來了,棚外滾動著遺落的香瓜和西紅柿。不久見到了村莊,綠樹茂密、鮮花明麗,但一看它們根部,仍然是灼灼黃沙。
  世界上有那么多沙漠,而這里居然這樣。我們實在忍不住了,鉆進了一個塑料棚。只見滿眼是一壟壟鮮紅的小西紅柿,叫做櫻桃西紅柿,主人見到來了客人,連忙摘下一把往我們嘴里送,我們也不擦洗,一口咬下去,大家一致嗚魯嗚魯地說,這是離國至今吃到的最鮮美的水果。主人要我們蹲下身來看他們種植的秘密,原來地下仍然是沙,只不過有一根長長的水管沿根通過,每隔一小截就有一個滴水的噴口,清水、肥料、營養液一滴不浪費地直輸每棵植物。
  “全部電腦控制,人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坐著軌道車采摘!”主人的口氣很驕傲。他說,每家農戶一年的產值約二十五萬美元。
  誰都知道,由枯竭的沙漠和煙瘴的沼澤組成的以色列,在自然資源上只能排在整個中東的后面,但短短幾十年,它的農業產品增加十六倍,不僅可以自足,而且大量出口歐洲,歐洲每天都要享用來自以色列沙漠的果品和鮮花。
  與此相應,它的噴灌滴灌和海水淡化技術,都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在我看來,黃河上游乃至整個中國西北高原,都應該引進以色列的滴灌技術。
  好客的主人執意要領我們到附近一個高坡上,鳥瞰一下整個農莊。到了高處一看,層層疊疊的塑料棚鋪展得那么遼闊,陽光州一照宛若一片浩渺的湖水。
  我在高坡上想,多年以來,中東地區戰亂不斷,大家都在爭奪土地,為了這種爭奪,不知開了多少會,說了多二州活,生了多少氣,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而且至今尚未看到停息的跡象。人類有沒有可能減少一點彼此之間的爭奪,去向自然爭奪一點空間呢?
  我覺得,以色列人在沙漠里寸土必爭地擴展綠洲的奮斗,要比任何軍事占領都更有意義。
  當人們終于懂得,籠罩荒原的不應該是戰火而應該是暖棚,沙漠不應該是鮮血而應該是清泉,一切就走上正路了。
  就我個人而言,實在有點好笑,長期以來對以色列的情報機構“摩薩德”欽佩不已,居然可以在敵方的眼皮底下把人家新研制的軍用飛機和導彈整架、整批地偷出來,甚至一夜之間把對方的雷達站搬到自己一方,簡直像神話一般。但現在憬悟,猶太民族的高度智慧如果耗費在這上面,只會越來越給和平帶來麻煩。
  人折騰人,人擺布人,人報復人,這種本事,幾千年來也真被人類磨礪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但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把它劃入文明發展史。如果不劃入,那么有許多智慧故事、歷史事件便無處落腳;如果劃入,那么文明和野蠻就會分不清界限。人折騰人的本事,粗粗劃分有兩大類,即明里攻伐,暗里用間。大至兩國之間的抗衡,小至同事之間的紛爭,均無出其外。以色列立國為例,疆域不大,因此雖也有攻伐之舉,卻以用間技巧為長。自進入以色列以來,滿街可見持槍的年輕士兵,男女都有,英姿颯爽;對于那些不穿軍裝卻又顯得特別深沉的男人,或特別漂亮的女人,我會稍稍疑惑:是摩薩德嗎?” 其實,人折騰人的本事,要算中國最發達。五六千年間不知有多少精彩絕倫的智慧耗盡在這里。但是如果我們今天要用最簡明的線索來描繪中華文明,一定會把這種本事擱置在一邊。
  我真想把中國的這種體驗告訴以色列朋友,同時也告訴他們的對手,快快地鑄劍戟為犁鋤,化干戈為玉帛,把更多的智慧放在對沙漠的滴灌、噴灌上,而在整人治人的領域,則不必高度發展。
  連曾經擁有《 孫子兵法》 、《 資治通鑒》 的民族都這么說,總信仰。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