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昨天從清晨到深夜,在裝甲車的衛護下穿越的七個省都是農村,只見過一家水泥廠,店鋪也極少,真是千里土色、萬頃蒼原,純粹得在中國西北農村也已很少見到C 當然也毋庸諱言,一路是無法掩飾的貧困。今天一早,妻子被一種聲音驚醒,仔細一聽,判斷是馬蹄走在石路上,便興高采烈地起床撩窗簾,但只看了一眼就逃回來說:“街上空無一人,就像一下子闖進古代,有點怕人。”
  盧克索的街市漸漸熱鬧起來了。我們所在的是尼羅河東岸,在古代就被看作生活區,而西岸則是神靈和亡靈的世界,連活人也保持古樸生態,我們當然首選西岸,于是渡河。
  先去哈特謝普索特(HotshePsut )女王祀殿。它坐落在一個半環形山香的底部,面對著尼羅河谷地。山番與它全呈麥黃色,而遠處的尼羅河谷地則藍霧朦朧,用中國眼光一看,“風水”極佳。
  女王是稀世美人,這在祀殿的凸刻壁畫中一眼就可看出,但為表現出她的強勁威武,壁畫又盡量在形態上讓她靠近男性。
  整個建筑分三層,一層比一層推進,到第三層已掘進到山壁里去了。每一層都以二十九個方正的石柱橫向排開,中間有一個寬闊的坡道上下連接,既干凈利落又氣勢恢弘,遠遠看去,極像一座構思新穎的現代建筑。其實它屹立在此已經三千三百多年,當時的總建筑師叫森姆特,據說深深地愛戀著女王,把所有的愛都灌注到設計中了。女王對他的回報,是允許他死后可進帝王谷,這在當時是一個極高的待遇。今天看來,不管什么原因,這位建筑師有理由名垂千古,因為真正使這個地方游客如云的,不是女王,是他。
  女王殿門口的廣場,正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恐怖分子射殺大量游客的地方。歹徒們是從殿左的山坡上沖下來的,武器藏在白色的阿拉伯長袍底下,撩起就射擊,剎那間一片碧血黃沙。我們的五輛吉普車特地整齊地排列當年游客倒下最多的地方,作為祭奠。
  我們抬頭仰望殿左山坡,尋找歹徒們可能藏身的地方,只見有一個小小的人影在半山快速攀登,仔細一看,竟是妻子。我連忙跟著爬上去,氣喘吁吁地在半山腰里見到幾個山洞,現在圍著鐵絲網。轉身俯視,廣場上游客的聚散流動果然一清二楚。
  許戈輝順便問了廣場邊的一個攤販老板生意如何,老板抱怨說:“自從那個事件之后生意不好,你們日本人有錢,買一點吧。”許戈輝連忙糾正,而且絕不討價還價地買下了一條大頭巾,裹在頭上飄然而行。
  接下來是去帝王谷,鉆到一個個洞口里邊去看歷代帝王的陵墓。陵墓中的雕刻壁畫值得一看。有位帝王在壁畫中想象自己死后脫下任何冠冕,穿著涼鞋恭敬地去拜見鷹頭神,并向鷹頭神交出自己的權杖的情景。接下來的一幅是,神接納了他,于是他也可以像神一樣赤腳不穿涼鞋了。手無權杖腳無鞋,他立即顯得那么自如。看到這里 ,我笑了,這不是靠近中國的老莊哲學了嗎,卻比老莊天真。記得曾有一位歷史學家斷言,盧克索地區一度曾是地球上最豪華的首都所在。這是有可能的。如果把埃及歷史劃定為五千年,那么,起初的三千多年可說是法老時代,中心先在孟菲斯,后在底比斯,即現在的盧克索;接下來的一千年可說是希臘羅馬化時代,中心在亞歷山大港;最后一千年可說是阿拉伯時代,中心在開羅。
  中心的轉移,大多與外族入侵有關,而每次入侵的最大成果往往是混血。因此,不同的城市居住著不同的混血群落,純粹的古埃-及血統才良難再找到了。現在的埃及人,只要問他來自何處,大體可猜測他的血統淵源。
  盧克索延續了三千多年的法老文明,法老土生土長又有權有勢,創造過遠勝歐洲化和阿拉伯化時期的驚人文明,但是我們現在見到的,只是零星遺留罷了。遺留在血統之外,遺留在山石之間。
  埃及的古文明,基本上已經遺失。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