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 終于來到了奧林匹亞。沒想到會有這么好的風景,在快要到達之時就已經是密樹森森、清溪淺淺,道路、房舍也變得越來越齊整,空氣間洋溢著一種不知來自何處的自然清香。一腳踏人這個休育圣地,偽卜定會猛然停步;無數蒼老的巨石,不管是當年的樓礎、殿基還是雕塑,全都從千年的頹弛或掩埋中踉蹌走出,整整規規地排列在大道兩旁。就像無數古代老將軍們煙塵滿面地站立.著,接受現代人的檢閱。這條大道看不到盡頭,只知道它通向一個最簡單的終點:為了人類的健康。見到了宙斯神殿和希拉神殿,搞清了古代每砂白孟動會前點燃圣火的路線,抬頭仰望無數石柱,終于明白,健康振封也們的宗教。
??? 走進一個連環拱廊,便到了-.人類黎明期最重要的競技場。殘彭直四周的觀眾看臺是一個綠草茵茵的環形斜坡,能坐四萬人.中間有幾個石座,那是主裁判和貴賓的席位。實在忍不住,我在這條神圣的起點性跑道上跑了整整一圈。許戈輝在一旁起哄:‘耿雨老師跑得不對,古代奧運選手比賽時全都一絲不掛!”我說:“這要怪你們,當年這里沒有女觀眾。”確實,當年有很長時間是不準女性進人賽場的,要看,只能在很遠的地方。據說,進門左側背后的大山坡上,可讓已婚女子觀看,未婚女子只能在進門正前方一公里處的山頭上遠眺。許戈輝說:“原以為運動場是少女挑選如意郎君的好地方呢!”
??? 聽這里的人介紹,當年有一滬個母親化妝成男子進人賽場觀看兒子卜嚷,)L子獲得冠軍她一聲驚呼露出女聲,上前擁抱又露出女形。照理應該懲罰,但人們說運動冠軍一半是人一半是神,我們怎么能懲罰神的母親?此端一開,漸漸女性可以人場觀看比賽了。把智力健康和肢體健康發揮到極致然后再集合在一起,才是他們有關人的完整理想。我不止一次看到出土的古希臘哲人、賢者的全身雕像,大多是須發茂密,肌肉發達,身上只披一幅布,以別針和腰帶固定,上身有一半擔露,赤著腳,偶爾有鞋,除了憂郁深思的眼神,其他與運動員沒有太大的差拐叨。別的文明多多少少也有這兩方面的提倡,但做起來常常顧此失彼,或流于愚勇,或流于酸腐,或追慕騎士,或仿效寒士,很少兩相熔鑄。因此,奧林匹亞是永恒的世界坐標。我歷來認為各種文明自成結構,很難拆開了作局部比較,但在奧林匹亞,我明確無誤地感受到了古代中華文明的差距。這個差距的產生,不是由于局部,而是關及.人的整體。
??? 中華文明較少關注個體意義和機體意義上的自我,在人際關系上做了太多的文章。結果,真正的健全缺少標志,也缺少賽場。只有一些刃側險的個人,在林泉之間悄悄強健,又悄悄衰老。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希臘伯羅奔足油膠半島的奧林匹亞(olylll禪a),夜宿Eu哪旅館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