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嘆

作者:余秋雨

文字大小調整:

??? 這是一本日記,記錄了我在千年之交隨香港鳳凰衛視“千禧之旅”越野車隊跋涉四萬公里的經歷。我們是去尋找人類古代文明的路基,卻發現竟然有那么多路段荒草迷離、戰壕密布、盜匪出沒。吉普車的車輪緊貼著地面一公里、一公里地碾過去,完全不知道下一公里會遇到什么,所知道的只是一串串真實的恐怖故事:這里,宗教極端主義分子在幾分鐘內射殺了數十名外國旅行者;那里,近兩個月就有三批外國人質被反政府武裝綁架;再往前,三十幾名警察剛剛被販毒集團殺害……以前我在實地考察中國現存原始文化、寫作《文化苦旅》和《山居筆記》的時候,也曾一次次地投人過肢體歷險和精神歷險,但與這次相比,那時總還能轉彎抹角地找到幫助和保護。記得有一次為了趕早班渡船在山間迷了路,我順著幾聲蒼老的咳嗽聲,找到了一間看山人的小屋,得到了指點;又有一次夜間迷路見對面來人,心中疑懼故意哼曲壯膽,對面來人也同樣哼曲,等擦肩而過后才彼此放心,回頭一笑。這種機緣,在這次就很難遇到了,小小的車隊就像幾只螞蟻在荒原上蠕動,任何一種不知來由的暴力都能把它們捻得粉碎。不僅僅是荒原。荒原深處有斷壁廢堡、幢幢黑影、閃閃目光。硬說自己沒有恐懼,是不真實的,但我的恐慣有一大半被震驚所掩蓋,震驚人類文明的巨構崩坍得如此凄涼。它們究竟是如何崩坍的?歷史書提供過一些猜測性的答案,多數山是大而化之、語焉不詳。其實,一切摧殘都是具體的,一切委屈都是難以表述的,因此那些答案也是值得懷疑的。不必懷疑的是結果,衰草瓦礫,承載著一個個從古到今的災難。我們甘愿在毫無保護機制的險境中去面對這一切,就像脫去手套去撫摸它們的傷痕。這種撫摸經常會引發苦思:作為我們的生命基座,中華文明也傷痕累累,卻如何避免了整體性的崩坍?這種避免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哪些代價是正面的,哪些代價是負面的?過去的避免能否擔保今后?更重要的是,現在世界上生龍活虎的年輕文明,過多少時間,會不會重復多數占代文明的興亡宿命?整部日記,都貫穿著這種疑問。

梦幻西游怎么赚钱